你愿意冷冻大脑永生吗?

看看你桌上冒着绿光的轻食,再望望你包里的瑜伽课体验卡和健身房会员卡。迈向永生的第一步台阶,其实便是养生。

  对于长寿、续命的追求,人类的热情从来就没有衰退过。

  重庆女作家、《三体》的编审杜虹就在2015年接受了切头冷冻手术。据相关人士乐观估量,50年后的科学技能也许就能让杜虹解冻头部、再造身体,也便是——复活。

科技不一定能使人幸福,但科技确实能让人的寿命越来越长。

  至于它的上限究竟在哪,有人会给出如下答案:

  永生。

  2016年8月,金坷垃的故土,美国圣地亚哥举办了一届名叫RAAD Festival(“长生不老大会”)的大会。

当然这届大会不是评论如何吸收两米下的氮磷钾的,而是聚集于一个当今最顶级的科技领域——永生技能。

  虽然这个大会的门票贵得吓人,但人们报名的热情却不亚于买票看罗永浩讲相声。时至今日总共办了三届,届届火爆。

大会的主办方及多数参与者是一群被称为“急进连续生命者”的人士。

  他们力求征服变老,梦想是长生不老。

  在这里,没人管你的当下年纪是多少,人们的口中只有未来时:live forever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