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鹿芯片之城

起于苏南内衣厂的长电科技,跳过台湾当局跑到大陆建晶圆代工厂的台湾人,在包邮区开放包容的方针下,或起于草莽坚强生长,或借助地方政府供给的土地和人才盈利,在大陆商场大放异彩。起

在南京世界半导体大会热闹的展位上,不见高通英特尔等世界巨子,双目所及之处,展厅入口最为显眼的方位是台积电,作为江苏省省会—南京市的芯片半导体标杆项目,台积电南京厂的建立,使得本来落寞的南京芯片界宾客盈门,EDA供应商新思科技等芯片上下游大玩家纷至沓来。

  虽说是“世界半导体大会”,逛完整个大会展厅,感觉却是:整个世界的半导体企业都跑到了江苏,而在展厅中,尤为扎眼的是南京的芯片企业。江苏省内各地市之间的芯片比赛,与江浙沪包邮区之间的工业之争,在一个不大的展厅中心,得到了充沛的展示。

  展厅中心最为耀眼的展位,莫过于江苏省内名列前茅,全球排名前三的芯片封测巨子长电科技。在长电周围,有如众星拱月般的分布着小的封测厂,半导体材料厂,设备厂以及闻名或不闻名的物联网芯片玩家。这些公司大多在江苏省内,或与江苏省内的芯片企业有着严密的业务联系。

  而江浙沪包邮区关于芯片之城的竞逐,已有三十年的时刻。此前,我们就上海市芯片史做了一个简短的回顾。

从1990年王新潮在江阴晶体管厂升任厂长,到2001年姑苏工业园引进和舰芯片,再到2015年台积电宣告落户南京,江苏省两条腿走路,民营经济和外资力量撑起了包邮区芯片业的半边天。在台资厂凶猛扩张的布景下,中芯近年也先后于浙江的宁波绍兴两地设fab厂,由此展开了包邮区城市之间的芯片战争。

  一座苏南内衣厂的芯片逆袭之路

  全球第三大芯片封测企业—江阴长电科技创始人王新潮,生于1956年,为了高人一等,他学过小提琴,报考过记者,在家中潜心研究马列哲学。从1972年到1988年,自学成大专的王新潮用十几年时刻的尽力,总算迎来了自己人生的严重转机—到江阴晶体管厂当党委书记兼副厂长。

  在1988年,江阴晶体管厂是个烂摊子。

  江阴晶体管厂在王新潮初中毕业刚工作那年—1972年成立,但当时叫“长江内衣厂”。在后来改革开放初期的晶体管热潮中,一个做内衣的集体所有制企业跑去做了晶体管,还受到了中央的赞誉。随后国外高性价比芯片产品的冲击,使这家弱小的厂商只剩下一家客户—江南无线电器材厂,也便是后来的无锡华晶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